誰來扶起這位跌倒的窮大學生

  文/劉雪松

  5月18日晚,武漢。一位被民警商量著要不要以擊斃的方式結束戰斗的嫌犯,口袋里只剩下五毛錢。被新聞報道稱作“陳某”的這位大學生,當晚騎自行車撞倒一位八旬老太。他將老人送到醫院時,身上帶著102.5元。面對醫生診斷老人手腕骨折需要住院治療,面對老人家屬30萬元的索賠,“陳某”一怒之下,持刀劫持了一名女醫生。

  先不說交通責任。當今社會,與老人跌倒不扶甚至撞傷不如撞死的怪象相比,撞倒老人能扶送醫院的,已經屬于好人了。一個起初正常、知錯能擔當的好人,到了醫院成為劫持人質的嫌犯,不僅是30萬難倒英雄漢,更是在一場社會責任的對決中,將一位我本善良的學生,逼到拔刀跳墻的境地。

  陳某身上的102元,剛夠醫院安排老人拍片。這是這位窮大學生,剛好付得起的價格。手腕骨折,院方提出住院,押金千元。想把好人做到底,首先得過醫院這道收費門檻。這里,有收留病人的各式通道,卻沒有一條,是留給這位窮大學生把好人做到底的綠色通道。而老太家人30萬元的高額索賠,則更是讓這位大學生,情急之下選擇了通向犯罪的甬道。

  感謝民警選擇了智取,反劫持最后以整個案件無人流血而告終。但是,讀這樣的新聞,很多人的心里,卻在流著痛心的鮮血。同情者,責怪他當時為何忘了因扶起老人而惹來麻煩的前事之師;批判者,指責窮大學生不冷靜不理性,責問他當時為何沒想到求助法律。中國社會對于老人跌倒或者撞倒要不要扶,這些年來一直兩派相爭,爭得蛋疼,卻從來沒有相互認同的答案。

  寒窗苦讀十余載,這位囊中羞澀的大學生或許做夢也沒想到,他的未來,會栽在自己一不小心騎著的自行車車輪下,斷送在被偶遇而撞倒的八旬老人身上。一方面,人們同情這位大學生的遭遇;另一方面,卻要面對他最終劫持人質的犯罪事實。在法律的嚴肅與情感的包容之間,輿論表現出的爭議,其實是嚴酷的現實帶給社會的兩難。

  讓陳某人頭落地很容易,警方抓捕時,只需一顆子彈的工夫。今天,以法律的名義,或者以程序正義的名義,讓這位窮大學生“罪有應得”,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但是,它斷送的將不僅是陳某個人的未來,還葬送了這位年輕學生最初的善良。

  這是每個猶豫甚至鐵定“老人跌倒不扶”的堅持者,內心共同擁有卻集體掩藏著的一份最初善良。

  對于這位窮大學生來說,30萬元是什么?在他今天青春的認知里,它是一個天塌下來無法承載的人生未來,是今天交不出、未來或許需要殺人搶劫才能還清的天文數字。他不知道社會福利是否惠及了摔倒在他自行車輪下的老人,是否惠及了救死扶傷的醫院,但他清楚地明白,如果這30萬元由他來承擔,這個社會,還沒有一項福利,能夠讓他放下這個無法挑得動的擔子。

  陳某劫持人質時,大喊著要求周圍的人報警。殺人不是他的最終目的。他對警方說,“不想再鬧大,你們不要逼我”.這是一個無助的青年在此情此景所想到的擺脫困境、尋求解圍和幫助的激情與沖動。他在那一刻扶起了老人,卻在災難般困境來臨的另一刻,渴望著有一種力量,攙扶自己。

  中國關于“老人跌倒要不要扶”的社會倫理,已經到了本身需要攙扶、也必須攙扶的時候了。對待這位激情犯罪的窮大學生,如果法制不能給他留下一條綠色的通道,我們將看到更多跌倒或者撞倒之后沒人扶起的老人,我們將看到“我本善良”這個最簡單的社會倫理,繼續跌倒著,無人攙扶。

  1. 因為你是大學生,所以你什么也不是
  2. 沒有目標,大學生活只會帶來悔過
  3. 大學生:不要躺在床上規劃未來
分頁:123